白棺

有的人真的能凭一己之力把一个圈搞到恶臭

好的吧,原来人家太太嫌我配图丑,我还能说什么呢,你开心就好啊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共勉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2018.04.13更新


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观点不同很正常,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但愿意一同讨论,我是非常感谢的。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多思考一下再进行,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


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

蒂花之秀(我就是突然想取这个名字)

       突然的脑洞,ooc严重,甚入。

         据说当一个人对另一人产生出极致的感情后,他的感情会被付以灵魂,并生长成花的外型。贺玄生前没经历过,他爱自己的家人,但不是那种深到刻骨的感情。后来他成了绝,并绑了刚飞升的地师明仪,以他的身份混入天庭,终查到了自己命格被改之事,罪归祸首竟是那个自己曾经还信慕过的水师师无渡,而对方却为了让自家弟弟飞升,不惜偷天换日,偷的,是他的命格。

          贺玄故意接近师青玄,和这个十分单纯的人成了朋友,对方似乎是真把自己当朋友,总是把“明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放在口边,贺玄没有愧疚,师无渡是怎么对他的,他怎么还给他罢了,也或许,他是有愧疚的,但那是作为地师来说,而他,终究是要变回黑水沉舟的。

          贺玄第一次真正和师无渡见面是在上天庭的一次聚餐里,水师大人被众星捧月的围着,手掷千金引得一众天官争抢,而对方从自己身边走过时,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 贺玄握紧了酒杯,似乎有一股异样的感情直直的冲向他的胸腔。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脑袋上冒出了一朵花。他是见过有人长这东西的,比如和他同为鬼王及债主的花城,只是对方头上的花艳丽夺目,而他。。。贺玄看着镜子里那朵样貌诡异的花,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不傻,这朵花为何而长,为谁而长,他心底都晓得,但他真没想到,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就算是恨,也到这种地步了吗。

          地师明仪顶着一朵奇丑无比的花这件趣闻顿时传遍了整个天庭。青玄第一次看到这花时也被吓了一跳,蒙了半天没说出话,终了,他拍了拍贺玄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明兄,这花虽然丑…样貌平凡,但不会影响到你穿女装时的美貌的。”

          很快这件事连下天庭的神都全知道了,这其中自然少不了灵文的功劳,不少人都想亲自观摩一番这花的真貌,甚至连君吾都忍不住以安慰明仪的名义顺便瞄了瞄花,然后一脸复杂的离开了。

          其间贺玄还找过花城,对方自然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他一番,“哈哈哈哈黑水,你,你的品味很独特嘛哈哈哈哈。”

         贺玄瞄了眼花城头上的花,默默地止住了声。

          “以恨滋养的花,能好看到哪去。”

            花城这才不笑了,他撑着头,神情莫测。半晌,他盯着贺玄缓缓道:“光靠恨,这花是无法长出的。”
         

           
            风波渐渐平息,贺玄也逐渐适应了这朵花的存在。这天,他和青玄在路上走着,迎面撞见了水师和裴茗。师无渡看着自家弟弟又与地师混在一起,不满道:“青玄,我是不是说过让你少和某些人混在一起?”

           “哥,我无聊嘛,你不陪我,我只有明兄这个朋友,不找他找谁。”师青玄委屈地回答道。

           “你…”

           “哈哈哈,地师大人,你头上这花裴某今日才一睹真容,当真是哈哈哈哈。”一旁的裴茗却在此时忍不住大笑道。

             贺玄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师青玄看不下去,冲上去揪住裴茗,“笑什么笑,你有本事你长一个啊。”

            “哈哈哈哈,我自然是没本事哈哈哈哈。”

            “你!”青玄气急,看着师无渡,“哥!你看他!”

           “行了,拉拉扯扯让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师无渡一脸不耐的摇了摇扇子,“裴茗,别笑了,能长出这花自然是对某人有很深的感情,这种事不是拿来嘲笑的。”

          “咳咳,抱歉。”裴茗讪讪的说道,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不礼貌了。

           贺玄看着师无渡同自己擦肩而过,一时间有些愣神,那股异样的感情又翻涌而出,似是要将他淹没,师无渡察觉到他的目光随着自己,余光偷瞄了眼贺玄,却只见他头上的花突然移向了自己。

            他眼花了?那花是不是突然变动了位置?

         
       待两人走远,师青玄忿忿不平道:“不用理裴茗,他就那副德行。”说罢。他又转向贺玄,有些欲言又止:“那个…我刚才是不是看到…你头上的那朵花转了个圈?”

             “……闭嘴。”
       
       不知道为何屏蔽,窒息
       https://m.weibo.cn/6277530998/4206644659027921                 

【Batfamily/联文】关于构建和谐家庭氛围的若干重大问题决定【六】

   
   一篇非常ooc的文【捂脸】
     @赤壁鱼东坡肉  下一棒的太太,加油加油,
     所有联文请详见Batfam联文tag
    逻辑已死ಥ_ಥ,不介意的小天使们请继续吧

    “你说什么?”杰森放下手中的水壶,一脸诧异的回过头。
    阿尔忒弥斯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拿起面包吃着,对杰森的疑问充耳不闻,仿佛与她无关似的。
   “阿尔忒弥斯?”杰森拍了拍桌子,“你刚刚说的……让我去勾引一个男人,认真的?”
   “只是完成任务的一种手段而已,别说的那么粗鄙。”阿尔忒弥斯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继续看着她的报纸,“我们最近很缺钱,这个任务又简单赚的也多。”
   “简单?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我是红头罩啊,就算让我杀人放火都比干这个好(上天保佑蝙蝠侠不会听到这句话),再说我又不是牛郎——我又不是夜翼!”
   阿尔忒弥斯指了指自己丰满的胸部说‘你见过有这个的男人?”
  ‘’ 除此之外,其他每个地方都和男人没什么区别。"杰森说着闪开了朝他飞来的叉子。
   “你要知道。”阿尔忒弥斯叹了口气放下报纸,“我们最近资金有些紧张,你看连给比扎罗买零食的钱都快没了。这个委托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你只需要接近那个人,然后搞到军火的送货地点就行了,多简单啊,是吧。”
   “简单个——”
   “比扎罗要吃零食!”一旁的比扎罗用狗狗眼看着杰森。
   “等等,比扎罗。你先等等。阿尔忒弥斯,或许你该反思一下自己”  杰森指了指墙上挂满的工艺品和武器,“如果你少买点这种东西,我们也不会资金缺乏到这种地步!”
   “杰森,你是法外者的领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阿尔忒弥斯突然一脸正经的盯着杰森。
   “你不要转移话题……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现在承认我是领队了?是谁说能力决定团队地位的?”
    “没错啊,综合能力方面你最强啊。”比如洗衣服做饭等等。
   “就算你这么说我很感动,但还是不要。”杰森翻了个白眼,重新拿起水壶。
     “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了。”阿尔忒弥斯叹了口气,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着,“既然男人你不愿意,那我就只好在网上给你找个富婆包养你了。”
      “等等阿尔忒弥斯你干什么!!”
      “你看这个就不错唉,就是年龄大了点。”
      “住手!!!!”
——————————————
    
      杰森整了整领带,环顾四周,有钱人的社交天堂,他真不习惯这种气氛和这样的穿着。
       “哈哈哈哈哈哈你认真的吗?红头罩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哈哈哈哈哈。”红罗宾魔性的笑声从通讯器里传出来。
     “闭嘴提姆,别笑的像个公鸭似的。”杰森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真想把你的光荣事迹分享给斯提芬尼和卡珊。”
    “你敢,除非你想某天醒来发现自己和蝙蝠崽锁在一间房里。”
    “好吧我错了……”
    “少废话吧,我亲爱的好队友阿尔忒弥斯没给我那个人的照片和其他信息,找你来是帮我查关于他的信息的。”
     “我已经找到了,让我在全场搜索下,看能不能匹配。”
    “说真的杰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一个女声突然响起。
    “卧槽什么鬼?神谕?”“神谕你怎么会在!?”杰森和提姆异口同声地大叫道。
    “冷静男孩们,Oracle is watching you.”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她可是神谕啊。”提姆说道,“杰森,我找到那个人了,他在你的前方左手边,打着红领结的那个。”
  “现在我知道我房间的摄像头是谁装的了。”杰森朝目标走去,“我竟然开始紧张了。”
    “淡定杰森,想想迪克会怎么做。”芭芭拉说道。
    “这话我真应该录给迪基,让他看看嘲笑他的可不只是我……对了,提姆你确定老头子真的不会来嘛。”
    “他还在公司呢,放心吧,他不会参加这个宴会。”
    “我可不想在这里遇见布鲁斯韦恩,那太尴尬了。”
    “安德利普,安德利普……”杰森一边在心里背着目标姓名一边走到他身边,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好,安德利普先生。”他微笑着伸出手。
    “太直男了,大红。”
    “赞同。”
    哦,闭嘴你们两个。
    安德利普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他礼貌地和杰森握了握手,“你好,请问尊姓大名?”
    “查理奥森斯,我父亲是最近才到哥谭来做生意的。”
     “哦,令父是詹姆奥森斯,十分有为的石油大亨,在下有所耳闻。”这是小红给他准备的身份,他对小红的能力是百分之百放心的。
    “安德利普先生太客气了,你才是年轻有为啊。”这时他听见提姆在他耳边说让他眼神在诱惑些。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红罗宾。
    杰森努力让自己去显得……额……更gay些?好吧,他现在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别紧张,杰森,想想你在勾引的是个女人。”芭芭拉的说道。
    勾引这个词太露骨了……而且,说的像女人他就会勾引似的,要知道和他有关系的女性都吐槽过他这方面能力非常低下。
     “我一直对你的才华和事业十分钦佩,若是有可能,我们也许可以私下单独聊聊?”杰森晃了晃酒杯,“我父亲不仅在石油事业上有很大的成就,实际上他是个全方位发展的创业者,而且我父亲……他是个狂热的军事迷。”杰森一边说着一边瞄着对方的表情。
      “在下也对这方面非常感兴趣,如果方便的话,今天晚上我就有时间。”远处传来了的嘈杂人声打断了他的话,杰森回头看了一下,一群记者围在那,应该是什么大人物。
      任务要紧,杰森收回分散的注意力,他朝着安德利普靠的更近了一些,抬起手理了理对方的领口,“正好……今晚我也有空……”
     “噗嗤——”这次是芭芭拉在笑。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加入你们吗?”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杰森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跳到了一边,酒杯差点被他捏碎。
    “韦恩先生愿意加入,那是我的荣幸,可惜,我已经答应了别人,抱歉只能拒绝您了。”
    操你妈的提姆德雷克。
    杰森此刻只想把加了双份变态辣的热狗塞进红罗宾的肚子里。妈的,说好的布鲁斯韦恩不会来呢,他在通讯器边敲着摩斯密码询问着红罗宾。
    “抱歉,杰森……”对面传来的信号很不稳定,提姆似乎有些气喘吁吁,时不时还有一些枪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我现在,有些……没……”
    “德雷克你个拖油瓶这时候还聊什么天。”卧槽,为什么会有恶魔崽的声音?
    “闭嘴达米安。”提姆朝他吼回去,“抱歉杰森,我对不起你,布鲁斯交给你了,红罗宾下线——”
    等等谁来给他解释下到底是什么回事?
    “杰森,加油。”芭芭拉在她和杰森的个人频道里留完言也下了线。
    ???所以到底是什么鬼。
    他现在完全不敢看向布鲁斯的方向,这他妈太……他宁愿是在夜巡的过程中遇到蝙蝠侠也不愿面对现在的诡异情况。
    “是吗,太遗憾了。”布鲁斯无奈的耸了耸肩,“我这个人喜欢教新朋友,有时候会有些冒昧,希望没有打扰到两人的约会。”
    “当然不会。”安德利普笑着回道。
    “等等……那个,我突然——想起我弟弟今晚还要动手术。”去他妈的任务,“要不还是你们约吧,哈哈……我,我先告辞了。”去他妈的阿尔忒弥斯的任务。
    杰森头也不回的仓促离开,把身后安德利普询问你还有弟弟和布鲁斯的笑声甩的远远的。

     操。
  
     妈的,这个世界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了。
    他跑进了一个巷子,气喘吁吁地扶着墙弯下腰,他现在几乎觉得大脑缺氧,不行他要冷静冷静,这不是真的,假象,一定是假象。
    “神谕?妈的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冷静杰森。”芭芭拉说道,“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其实前几天达米安和提姆因为一些事情打了一架,导致了某个任务失败了。布鲁斯禁了他们一个月的夜巡,后来提姆想了个办法,他们打算将功赎罪,解决一桩犯罪,来让布鲁斯原谅他们,他们瞒着布鲁斯调查到安德利普即将偷运一批军火进入哥谭,这个我想提姆和你说了。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得让布鲁斯暂时不发现这件事,所以……”
      “所以……?”
     “前不久阿福抱怨过布鲁斯太少邀请你回来,布鲁斯就问提姆能不能想个办法把你约起来,然后提姆就和他说……”
      “说什么?”杰森有不祥的预感。
      “他是你今天晚上会参加一个宴会,他说你看上了一个企业家的儿子,正在想办法约他出来。”
        “我操他妈——”
       “别说脏话杰森,当时布鲁斯听完脸都黑了,还挺搞笑的哈哈哈哈哈,幸好当然迪克不在。”
       “你们拿我当枪使,还污蔑我??阿尔忒弥斯不会是和提姆串通好了吧?”
       “……”
       杰森陶德绝望并坚强的微笑着。
       “对不起杰森,最后告诉你一件事,蝙蝠侠距离接近你还有五秒,神谕下线。”
    一个黑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他正前方,蝙蝠侠站在他面前,杰森绝望的看着他。
    “杰森……”
    “等等,让我冷静一下。”杰森打断了蝙蝠侠,“先告诉我你不会真的信红罗宾鬼话了吧?”
    “…………”蝙蝠侠拍了拍他的肩,“其实喜欢男人没什么的,我只是希望你能找一个好……
    “去你的老头子,你他娘的才不可能会相信这个,你什么都知道,你他妈的就是来看我笑话的。"杰森现在很想一拳揍到蝙蝠侠脸上。
     “我知道罗宾和红罗宾在谋划什么,但是我的确真的相信了红罗宾说的关于你的事。”蝙蝠侠深沉的语气换成了布鲁斯式,他说着摘下了面具,“不过首先我有个问题——你饿吗?”
    于是接下来杰森便很没骨气的和布鲁斯并排坐在停在巷子不远处的蝙蝠车上吃着汉堡,当然是他去买的,蝙蝠侠亲自去买晚餐这想想都太可怕了。
     “你为什么不去阻止他们两个?”
     “并肩战斗有助于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
     “呵呵,听到这话他们还能在打一架,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会听信这种无稽之谈。”杰森翻了个白眼。
      “也许阿尔弗雷德是对的,我对你关心的太少了,你的所有消息我几乎都是从你兄弟们的口中得来的。”
        “等等,别突然搞得这么煽情,我现在心情有些复杂。”
        “杰森,今年的圣诞节我希望你能回来。”
       “哦,好……”杰森把头转到另一个方向。
       “希望你不是敷衍,因为我已经把你订好的去海滨城的飞机票取消了,并且当天所有航班都不会接收你,而且我嘱咐了绿灯侠,如果发现你进入,要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回庄园,否则正义联盟针对绿灯侠的外星货币转换地球资金条约将会失效。”
      “去你的,老头子。”杰森一脸惊恐的看着布鲁斯,“你无权干涉我的人身自由。”
     “在这方面我有,因为我是你的父亲。”布鲁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这是什么?!”杰森有很不好的预感。
      “家庭条约。”
      “卧槽……”
      布鲁斯在纸上写了起来,杰森凑过去看,但却被布鲁斯推了回去。
      “等等。”
      于是杰森等了将近三分钟,布鲁斯才放下笔。
      杰森抢过纸看了看。
     16.红头罩必须每个星期回两次家,重要节日必须回家。
     “什么鬼?每个星期?两次?”
     17.红头罩不许称呼蝙蝠侠为老蝙蝠或者老头子,可以的称呼比如:布鲁斯,蝙蝠侠,父亲……
     “我他妈才不要叫你父亲。”杰森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是必须遵守的。”杰森确定他看到了布鲁斯得意的笑了笑,“家庭条约必须遵守,你们规定的。”
      “18.红头罩在夜巡时遇到蝙蝠侠不许逃跑,必须和蝙蝠侠打招呼【比如晚安等】,这是什么鬼?你在逗我??这不公平!这已经不是家庭条约了,这是针对红头罩条约!”杰森气愤的大喊道,“不行,我也要制定条约!19.蝙蝠侠不许干涉红头罩要做的任何事。20.红罗宾如果再坑红头罩,就要负责天天接罗宾上下学并去开他的家长会。”
      布鲁斯从杰森手中取过纸张,在19条后面写道:【在红头罩不干任何超出法律的事情的情况下】
      哼,杰森冷笑了一声。
      【最终情况主要视蝙蝠侠心情而定。】
     “等等?!什么叫看你的心情?!”杰森想去抢纸张,但布鲁斯已经眼疾手快的收了起来。
      “记得圣诞节那天早点到。”布鲁斯戴上头罩,一跃而上蝙蝠车。
      “等等!?老……你站住!!”杰森看着绝尘而去的蝙蝠车背影,气愤的踹了脚墙。
      他现在决定现在去红罗宾房里发泄发泄自己的怒气。
      提姆事后表示能不能申请在条约里加上一条对红罗宾的人身保护。